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特别是来到联邦以后, 颜夕能感觉自己距离金字塔顶端越来越近,似乎即将触碰什么猜测已久的世界的真相,仿佛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与她而言, 终点究竟是什么?不过彼此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颜夕蹙了蹙眉,原本娇艳的唇色愈发变淡,像是脆弱得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她近来身体愈来愈差, 总是无由得产生疲惫倦怠之意, 极容易陷入深沉的梦境。

    梦境里 ,无边的黑暗几乎要将她彻底吞噬,一寸一寸侵蚀她的五脏六腑,压抑而粘稠 , 让人无法呼吸,生死一线之间, 仿佛连灵魂的每一部分, 都被彻彻底底粘在捕猎者的蛛网之上, 无可挣脱。

    她睁开氤氲着薄薄不知名水雾的眸子, 修长的指尖柔柔地抚过手腕处的光脑。

    昨日, 她收到了最后一处任务地点的位置信息。

    昨日,她下单的新型微型直播器已然镌刻在了她的骨髓夹缝里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,我知道你想让我做什么, 我可以……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别忘了 , 你我之间的那场交易, 否则, 即使拼尽一切,永堕婀娜地狱,我也绝对会让你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少女轻声呢喃,语气中充斥着令人心惊的决然。

    有节奏的脚步声在黑暗的孤独走廊处回响。

    颜夕右手上拎着盏小巧玲珑的花灯, 一步一步地朝着最深处走去,感受着周边浓度越来越高的浊气潮涌动。

    未知的前方忽的现出一道门,颜夕平静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央,少女站定。

    【提交任务。】

    浊气漩涡一个接着一个出现,无尽的黑雾像是在被关在门的那一边,张牙舞爪,隐隐约约精神上似有咆哮。

    金黄色的灵髓像往常一般被漩涡吞噬。

    但……少女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这次的状况,似乎有些不同。漩涡,黑雾,都变得更加……贪婪狰狞。

    脑海中的【天道系统】发出呲呲的混乱声响,颜夕的眼前忽的一阵模糊,大脑一片轰然。

    她微微踉跄,险些跌落在地,但一个熟悉的身影扶住了她,她下意识握住了那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殿、下,久违。”

    男人狭长的狐狸眼微眯,愉悦地看着少女纤细白皙的手指无力地攀上他的臂弯,内心深处升起一股诡异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”颜夕挣扎着想要清醒,却终究抵不过层层的晕眩之意。

    贝齿轻咬下唇,原本略有些病弱苍白的唇染上了一点绮丽的媚色,像是冰雪中绽开的花,美得让人心折。

    颜夕艰难地说出那人的名字:“费、奇。”

    血日星盗团的副团长,那在浊林边缘曾与他争斗掉入浊气深渊的……费奇。

    “是我,殿下。”费奇慢悠悠地浅笑回复,面上的笑容诡异,他轻轻触上少女凝脂般的肌肤,又极其温柔地将一缕碎发别到脑后。

    颜夕指尖轻颤了颤,最终仍是无力地垂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费奇伸出另一只手,将少女整个儿抱在怀中,少女完美地与他契合,让他不可抑制地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是属于我的,只能属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,我……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无尽的浓郁黑暗自他身上蔓延而出,将他们二人彻底裹挟在中央 ,一点点侵入骨髓之间。

    男人的眼眸逐渐染上疯狂血腥的赤红,却晕着可怖的暗色。

    是的,回家。

    他们的家在哪儿呢?

    ……血日星盗团。

    ……浊林。

    费奇病态地笑,原本俊俏的五官妖冶之色愈浓,隐隐传来扭曲的狞笑,蒙上了一层狰狞的黑雾。

    等颜夕再次恢复意识时,已然回到了浊林边缘的小木屋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扫过熟悉的一草一木,一时竟有些不知今夕何夕的恍然错觉之感。

    只是推开门,外界的情形却是风云变幻。一眼看去,无穷无尽的浊化兽将她紧紧包围在中央,每只浊化兽的瞳孔都是不断溢出黑雾的赤红,像是在举行一场疯狂的祭祀仪式。

    包围的中央,费奇带着扭曲的笑容站在那里,狰狞混乱,身上源源不断地散发黑雾,粘稠得几乎要化作液体。

    这一幕极其可怖,让人胆战心惊,颜夕也不由得因为直面恐惧而心颤了霎那间,但很快便恢复了以往的平静。

    ——她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,不是吗?

    “费奇。”颜夕的脚步停顿片刻,转而一步步地朝着中央的男人接近。

    费奇的眼眸已然一片混沌,周身似乎溢出无数奇怪尖细的嗓音,像是尖利的指甲划过磨砂玻璃,刺耳而颤神。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少女,眼神中失去了神采,只是不眨眼地,死死盯着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。”“喜欢你。”“要你。”“选你。”

    费奇的声音不间断响起,颜夕的脑海中【天道系统】也开始发出类似的噪声,颜夕的神色仍是镇定不变。

    “不,也许不该叫你费奇,该喊你……千年前的圣女殿下?亦或是,废星的浊气凝聚源?”

    少女的话语像是触及了什么禁忌,无尽的噪音停止了,费奇开始浑身颤抖,身上的浊气涌出愈发可怖,拳头大小的漩涡不停。

    刹那间,漩涡中渐渐凝聚出一个女人的虚影来,女人生得极美,身上的气质更是飘渺超凡,只是窈窕如云烟,虚弱得仿佛风一吹便散了。

    “圣女殿下。”颜夕朝她弯了弯眉眼,缓缓行了一个一丝不苟的大礼。

    女人静静地看她,似乎有些不解:“你,不,哭,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哭?”颜夕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圣女殿下,这本就是场交易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拯救母星,我帮你彻底除去这天地间的浊气,从一开始便说好的。”

    圣女有些诧异于她的回答:“你,舍,得,吗?”

    万人爱慕敬仰的地位,被所有人捧在掌心宠溺,忽然之间如同水中花镜中月消散天地间,你……舍得吗?

    颜夕顿了顿,脑海中随之现出一幕幕回忆,那些好友、那些追随她的人、那些她在乎的人、那些在乎她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不舍,”她说,“但有舍才有得,我有更在乎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更何况,那些本就不属于她。

    “圣女殿下,我一开始就是你选中的祭品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千年前你以身魂化作镇压净化大阵,让整个废星重回纯净初始。可浊气源头不断,你的能量却愈发虚弱,废星同样在浊气掌控之中,你只能被逼无奈,从异世选择魂魄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你自异世选中了我,部分能量化作天道系统与我交易,将初始的躯壳给予我,一点点引导我朝着成熟的方向前进。而如今,我已经彻底达到了你所要的终点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我修炼出的灵髓,需要我的身体,需要我全部的灵魂,化作为你所用的能量,化作……镇压净化浊气的能量。”

    所以其实实质上,她和夏夕没什么不同,都只是祭品,一个工具,顶多她品质更好些、效果更好些罢了。

    圣女沉默半晌,定定看她:“你,愿,吗?”

    “我愿,我同意,我可以把一切都献祭给你,接受神魂俱灭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颜夕修长的指尖金色闪烁,一点点拽出精神中的核心灵髓,掌控在掌心,“但圣女殿下,我有足够的价值,对吗?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对峙的姿态,仿佛少女微微发力,那脆弱却珍惜无比的灵髓将变为无用的灰烬。

    因为强行剥离了全部的灵髓,少女的额头全是大颗的冷汗,面色如雪,唇色更是苍白得令人心惊,虚弱得几乎站不稳身体。

    但她的背仍是挺得极直,精致的蝴蝶骨好似是最完美的装饰,整个人的气势丝毫不弱于对面存活了千年的上位者圣女。

    圣女点头,答:“是。”她的价值超乎寻常,可谓是千年来最完美的祭品。

    若是完完整整地吞噬了少女,至少几千年,废星再不必因过分的浊气而烦扰绝望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提点要求也不过分吧。”颜夕巧笑倩然,眉眼舒展,“圣女殿下,我要我的母星,重回几十年前的和平时空;我要末世,几百年内不再降临母星。可以吗?”

    圣女有些讶异地看她,却仍是点头允诺:“可。”

    废星为大世界,颜夕所在的母星,不过芸芸小世界中的一个,弱小的浊气刚刚冒头。

    不过逆转小世界几十年时空,吞掉小浊气头,颜夕提供的能量,拿出百分之一便已足够。

    圣女如今的层次已然达到半天道位置,虽称不上言出法行,但违背承诺必然需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。

    因此,得了她肯定的允诺,颜夕悄然舒了一口气,像自己答应的那样,一步步走进了浊气潮的中央。

    倒数第二步,她侧身看了眼扭曲的费奇一眼。

    费奇早已在当年掉进浊气源中便半死不活,这些年不过是浊气加上圣女能量维持,成了一个有一点意识残存的怪物。

    待献祭完成,他也将化作无知无觉的尸体,消散天地之间,也算求仁得仁,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    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颜夕不再犹豫,让那粘稠可怖的漩涡布满身体的每个角落,手指放松,金黄色灵髓附在她的额心 ,连着她的精神意识,⑨时光整理被中心的偌大漩涡一点点吞食。

    无尽的痛楚,像是将她全身的骨头一下下碾碎成粉末,撕扯着她的血肉,轧碎她的灵魂。

    一股轰然的净化之力忽的从天地之间荡开。

    王族墓、审判庭、第一学院禁地、黑市密道……传说中的地域闪出复杂的阵法光芒,流光溢彩,令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刹那间,无数的浊气消散,浊化兽消失在金色的净化之力之间。

    几步远的费奇也自下而上化作灰烬,只是最后看了少女一眼,原本扭曲的面容逐渐变为纯粹的眷念,唇角微勾,慢慢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清气荡漾,鲜花盛开,废星迎来新纪元。

    “咦?”少女一寸寸化为纯粹的力量充盈天地,圣女的虚拟身影也开始消失,忽的,捕捉到远处刹那微弱波动时,她指尖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罢了,也是你自己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颜夕献祭的能量比圣女预测的更多,想到她最后安然浅笑的模样,圣女犹豫了一下,还是在空中轻点。

    一小缕金光迅速飞向远方,飞向凯特王城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圣女彻底变成漩涡弥散。

    指甲大小的直播器却吧嗒一声掉落地上,寂静的空间中,一段视频被自动传至光网。

    凯特王城。

    “王上,您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身旁侍卫讶然出声,莱特下意识摸了摸眼角,却是一片湿润,心头仿佛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哭了?”

    转瞬,肉眼不可见的金光飞奔而来,男人的额间溢出一点渺小的灵髓,与金光结合化作一只金色的人形茧。

    ——那是,曾经颜夕在王族墓事件后 ,剥离给莱特的部分灵髓。

    灵髓光团中,新的生命被孕育,人形茧一点点跳动,似乎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少女蜷缩的轮廓。

    【恭喜你完成【拯救废星】任务,请完成最后一个选择。】

    【A.回到十年前的母星。】

    【B.仍然留在废星。】

章节目录

我靠美貌苏遍全星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TJ追梦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J追梦人并收藏我靠美貌苏遍全星际。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