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寂静无声的森林里, 只有鞋底落在草叶上发出的沙沙声,万物静默着, 明明满眼是郁郁苍苍的绿,却让人觉得他们正在慢慢腐朽。

    夏润站在原地,抬头看着这些直立高耸的树冠,死寂的空间里, 仿佛有许多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空气中浮动着它们无声地呐喊, 它们都在喊着一句话:我在等你, 夏润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他的世界, 可为什么会让他这般熟悉?

    夏润疑惑着向更深处走去,随着深入,那神秘的呼唤更加密集了, 耳边明明一片静谧,思维里却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喧嚣, 这种诡异的气氛让夏润毛骨悚然,他搓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, 将倒竖的汗毛抚下去, 继续前行, 他能感觉到, 他的目的地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渐渐地, 一片荷塘出现在眼前, 水雾缭绕中一株株姿态各异的荷花静静挺立在那里, 花盘垂着, 像一支支睡美人。

    当他走入荷塘的时候,充斥在思维里的喧嚣嘎然而止,世间万物集体噤了声,再次静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脚尖落在荷塘的水面,一片淡金色的光雾在他脚下汇聚,引导着他往荷塘深处走去,那里有一株含苞待放的金莲,层层复瓣紧紧包裹着莲心,饱胀的马上就要破裂似的。

    夏润停住脚步,就那么站在原地,静静的看着那株一人高的金莲,心底突然升腾出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他抬起脚,慢慢走了过去,抬起手抚上了那株即将绽放金莲。

    乍现的金芒在这个寂静的世界亮起,磅礴的能量喷涌而出,形成的飓风席卷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树冠被飓风撕扯着,枝叶倾辄,发出欣喜的呐喊,当一切都再次安静下来时,这个世界仿佛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了,生机勃勃的生命气息充盈在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天空忽然暗了下来,一轮圆月渐渐显现,在月染湉湉的光晕下,那株金莲“啪”一声猛然绽开,先是初开两三片花瓣,浓郁的莲香从中飘散出来,紧接着金莲微微抖了抖,层层叠叠的花瓣缓缓舒展,妖娆的完全盛开,露嫩黄色莲心。

    被榨干最后一滴能力,夏润身体晃悠了一下,再也支撑不住,就要扑倒在地,一只藕节般细白的手臂伸过来,及时扶住他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十**岁的女孩,一身青衣,气质高洁淡雅,恍若天山上高不可攀的幽莲,女孩歪着小脑袋,默默看着他,金色的瞳仁里没有一丝波澜,仿若深渊古潭,似乎能从她的眸光里看到整个世界的倒影。

    明明是第一次相见,她给他的感觉却相当复杂,似是长者,似是友人,又或是血脉延续的孩子,夏润眸底柔和成了一团,轻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女孩疑惑地歪着头,一脸的天真娇憨地,慢慢地重复着:“名……字……?”

    夏润转头望望那满池塘开的热烈的莲花,桃花眼弯起,一个淡淡的笑意染上他的唇角,温柔的让人想要落泪:“那就叫你朵朵吧,姓就用本体——莲朵朵。”

    “朵朵……莲朵朵!”女孩慢慢重复道,然后笑了,与夏润相似的花瓣状眼睛弯起,露出一个流光溢彩的笑容,那瞬间天空明亮起来,朝阳初升,金红的晨曦映红了蔚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这是个只有植物的世界,整个世界寂静的只有风吹过叶片的声音,莲朵朵喜欢趴在夏润的膝上,听他讲他的冒险旅程,听他讲他经历过的诸多精彩纷呈的世界,还有他曾经的同伴们,惊心动魄的战场,形形色色的路人,当然还有那个至今只有一个代号的大佬:M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他又开始讲他的世界,车水马龙的喧嚣城市,忙碌的人群,疼爱他的父母,调皮可爱的妹妹,还有会喵喵叫的小猫,会汪汪叫的小狗,水里游的鱼……渐渐的,他什么也不讲了,只是坐在那里,抬着头,望着蓝色的天空出神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白纸一样的莲朵朵不知愁苦,一直趴在他的膝头,懵懵懂懂地陪着他一起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斗转星移、沧海桑田,他们身边的植物长高又枯萎,枯萎再长高,地势也从低洼的池塘变成了峻岭的高山……慢慢的,时间已经对他无意义了,夏润一直在等待时空裂隙的召唤,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还会形成时空裂隙。

    等累了,他就闭上眼,什么也不想的放空一切,只有这样,他才得以在这仿佛无尽的等待中保持最后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有种隐隐的预感一直萦绕在他心底,不会再有那神秘的召唤了,而这里就是他的终点……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他睁开眼睛,目光有些茫然,他说:“莲朵朵,给我讲讲我的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圣洁的世界本源从他膝头上直起身坐好,开始转述夏润自己的故事,她已经从夏润那里听过无数遍,可以说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夏润专注地聆听着,故事的最后,世界本源加上了自己的故事,她是这片虚空中诞生的第一个物质,孕育在宇宙的混沌之中,经过亿万年的孕育,她诞下了这个世界,然而不知为什么,她体内的能量不停的流失着,甚至无法在支撑整个世界……

    陷入濒死昏迷的她以为自己会随着这个世界死去,直到她被同源的力量滋润复活,慢慢苏醒过来,她看到了第一个不一样的生物,那就是夏润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我的名字是你起的,你说我叫朵朵,姓是本体,合起来就是莲朵朵。”女孩问道,“我陪你发呆的时候想过了,我猜在你故事里一直通过时空裂隙呼唤你的,可能就是昏迷中的我呢。”

    夏润停顿了很久,摇摇头,时光太久,他忘记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记得什么呢?”女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家。”夏润抬起头,看着蔚蓝的天空,那是博爱的颜色,他的目光变得更温柔了,那也是他家乡天空的颜色……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从脸颊上滑落,莲朵朵抬起手,疑惑地擦擦脸颊,那是两滴晶莹的水滴,她疑惑地看着它们慢慢的蒸发消失,然后问道:“夏润,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夏润没有回答她,他眼神空洞地望着天空,思绪已经跌进那片仿佛深不见底的蔚蓝中。

    莲朵朵忽然捂住胸口,她感觉那里猛然炸裂般疼痛起来,痛到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没有伤口……夏润,我生病了吗?”她手足无措地问道。

    夏润依旧仰着头,痴迷地望着天空。

    莲朵朵只能和他一起抬头看着天空,尽管她一直不明白,那有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,当他们身边从高山变成了大海中的一片孤岛,夏润终于回过神,他看向她,疑惑地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莲朵朵。”她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是谁?”他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夏润。”她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忘记了什么吗?”夏润问道,“我总觉得我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一簇火焰从世界本源的眼眶中燃了起来,那种如地狱般的血红,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过的颜色。

    莲朵朵慢慢地站了起来,随着她的起身,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和哀鸣着,炙热的火焰从她的眼眶弥漫出来,就想眼泪一般,一滴滴落下,滴落在地上的那一刻,就像碰到了易燃物品,汹涌的燃烧蔓延,不过片刻,就包裹了整个世界,风在怒吼,树木青草在号哭哀求,蓝色的天空消失了,之上雷电交加,翻滚着犹如炼狱般的黑红云层。

    入眼之处,皆是世界末日一样的景色,莲朵朵没有在意这些,她只是用那双承载着地狱一般的火焰眼眸望着夏润,然后她向他伸出一只手:“来,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金色的光焰从两只交握的手掌处爆发出来,顺着夏润的手臂向上,将他整个包裹了起来,莲朵朵的身体分解开来,慢慢地化为虚影,开出了层层金色的莲花瓣,,金莲不停吸收着周围一切,包括正在毁灭一切的能量,最后是光和时间,一个黑洞以金莲为中心形成,它贪婪的吸收着周围的一切,直到到达饱和的那一点,然后静止的金莲动了,它裹着夏润,用那股毁天灭地的能量破开空间壁垒,冲进空间乱流中。

    金莲艰难的在乱流中前进,顺着那点稀薄到极点的联系,寻找着夏润灵魂归属地,金色花瓣一片片脱落,抵消着时空乱流里暗能量的侵蚀……

    也许是接近了自己的世界,在最后时刻,夏润空洞地目光恢复了焦距。

    “朵朵!”夏润嘶吼着,然而他却无法动弹,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莲花半半凋零,变成光点消散在虚空中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强光吞没了他,夏润失去了意识,所以他没有发现,最后一片莲花瓣随着他一起被强光吞噬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巧的莲花型玉坠被一只手捡起来,穿上了红绳,挂在了一个脖颈上,随着时间流逝,她被转手了数次,她依旧默默等待着……

    五岁的孩童被病魔折磨着,年轻的母亲坐在床边默默的哭泣,年轻的父亲带着满身疲倦推门进来,从贴着黄色符纸的红包里取出一个莲花型吊坠挂在男孩的脖颈上,男孩因病痛蹙着的眉头舒展开了,年轻的母亲伸出颤抖的手,抚上男孩的额头,下一刻她捂着嘴惊喜地叫了起来,连续三天的高烧终于退去了!

    同一时间,另一个空间里,年轻的帝国统帅正为数以亿计的侵略者而头疼,他正等待着运输最终武器的船队回到母星,却不知道他们已经载着希望误闯进了时空的裂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位大腹便便衣着不菲的孕妇正互相挽着逛街,开玩笑的说要指腹为婚,却无法意料到将来因为另一家的破产而棒打鸳鸯,却逼得两个两小无猜的情侣为爱私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星云之后,在一片黑暗中,一朵金色的莲花在混沌中孕育……

    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时候,命运咬住了自己的尾巴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诺比乌斯环,将所有人都圈在了圈内。

    黑夜正在缓缓退去,光明正在到来。

    远处的天空渐渐亮起,第一缕金色的晨曦穿透薄薄的晨雾,彩霞漫天。

    高大的红枫树下,他站在修剪整齐的草坪上,娇艳的红玫瑰在微风中轻轻摇动,望着眼前这栋刷着蓝白色漆面的二层小洋楼,夏润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他这是终于回来了?

    是的……他回来了!

章节目录

穿越时空的旅行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谁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谁舞并收藏穿越时空的旅行者。

顶部